🔥威尼斯0008Ⅴ(vip认证)-百度百科

赵启斌|疾涩秀整 雄畅劲达——略论胡小石的书法用笔特征
2024-07-01 22:29:00  æ¥æºï¼šæ±Ÿå—时报  ä½œè€…:赵启斌  
1
听新闻

疾涩秀整 雄畅劲达

——略论胡小石的书法用笔特征

□ 赵启斌


  胡小石先生是我国20世纪上半叶诞生的一位杰出的碑学书法家。胡小石的书法艺术继承了我国书法的优秀传统,他的书法用笔主要是在以碑学书法用笔为主导的基础上,充分吸收帖学书法的用笔经验融汇而成的一种书法用笔方式,是建立在考古学、文字学、金石学基础上的一种书法用笔实践,他的碑学书法用笔有着非常深厚的传统渊源和现代学理基础。胡小石依靠其深厚的传统书学底蕴和长期的书法艺术创作实践,确立了涩笔纵长、古朴瘦硬的书法用笔特色。本文试从胡小石的楷书及其他书体的书法用笔取法及其所表现出来的某些笔墨特点方面,试对胡小石的书法用笔略作论述。

青年胡小石像

 

  以碑学书法为主导,致力于书法用笔的探索,书法用笔呈现出浓郁的金石趣味

  胡小石的书法用笔主要是遵循碑学书法的用笔传统而进行创作的。他受乃师李瑞清的影响,从碑学书法中确立了自己的用笔方法和用笔原则,使其书法呈现出极为浓郁的金石趣味。正是在不断接续乃师李瑞清等人的书学道路,追寻碑学书法的用笔方法,胡小石形成深具特色的碑学书法用笔特征,在用笔上表现出极为浓郁的金石趣味。

  胡小石承时代风气,接续了碑学书法的用笔经验和金石学的学术积累,在长期的书法实践过程中不断寻求适合自己的书法用笔方法,拓展出书法用笔的新渠道。胡小石的书法主要筑基于碑学书法,他从汉魏碑版起步致力于书法创作和研究,不断向上回溯,以自己扎实的古文字学功底为基础,同时接受考古学新发现的书法材料,从中学习、思考、研究、领略传统书法的用笔特点,将其融入自己的书法创作实践和审美体验中。胡小石考入两江师范学堂以后,受李瑞清的影响,始学北碑《郑文公碑》与《张黑女墓志》,从中领悟用笔之法。《郑文公碑》的坚实严密、《张黑女墓志》的空灵秀美都给他以深远的影响,胡小石逐步成长为具有碑学书法用笔特点的一代碑学书法家。从此以后,胡小石在《郑文公碑》《张黑女墓志》笔法的基础上,继续研习《流沙坠简》,同时远绍两周金文之异变,秦权诏版之规范,并将汉简八分之宽博、魏晋墓志奇纵多变、潇洒灵秀的笔法不断融汇,形成了兼具两汉隶分、章草与魏晋楷书、行草用笔的特点。胡小石通过不断追求碑学书法注重线条骨力,确立了注重线条张力、实笔劲挺的书法用笔特点,具有强烈的金石气息。

  胡小石先后将先秦金文、甲骨文的用笔,两汉、魏晋的碑学书法用笔加以融汇结合,形成自己书法用笔的主导方法后,再从其他渠道积极吸收各种笔法,使自己的书法用笔,渐趋于完善的境地。可以说,胡小石积极从先秦甲骨、金文、汉魏六朝碑版、简牍、汉魏残纸以及法帖中不断领略笔法,打破了传统帖学书法的取法范畴和门径,拓伸出更加宏阔、深远的取法对象。他以凝重古拙的甲骨文、金文为其筋骨内质,将汉魏碑志、造像记的笔法作为用笔的根本进行书法创作实践,确立了介乎隶书、楷书之间的用笔笔法,为他的碑学书法的审美意象、书法风格特色的形成提供了强大的书法技法支撑。由于胡小石主要受碑学书法的影响,他的书法用笔多注重实笔、硬笔、方笔,以涩笔顿挫之法进行书法创作,因而在其书法作品中确立了雄强的书法气势,其独特的碑学书法艺术风貌,给人们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胡小石对汉魏南北朝碑、志的用笔方法的继承,不断进行临仿创作,为自己的书法艺术增添了极为强烈的金石趣味。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胡小石在用笔上大力吸收成熟的汉隶“八分书”的波磔点画入书,更增添了其书法雄强豪放的气势,为他的书法尤其楷书书法提供了具有强烈金石意味的审美意象和风格特色,这亦是胡小石最为重要的书法用笔特色之一。胡小石书法无论行草书还是隶书、楷书,用笔上都呈现出波动的走势,同时突出每字的主笔,气势雄沉豪迈,都极大地张扬了书法雄强浑厚的精神气势,胡小石这一独具个性的碑学书法用笔与其硬挺严整的实笔笔法一起,进一步凸显出其碑学书法强烈的金石趣味和雄强纵放的书法审美意象。

临中秋帖轴 草书

 

  遵循碑学书法的传统,高度重视方笔以及转折用笔法度的运用,确立疾涩劲整的碑学书法运笔特色

  在我国书法艺术中,方笔与圆笔是一对对立的书学范畴,方笔、圆笔的运用千变万化,为书法不同的审美意象、万千的书法风格特色的出现提供了技法层面上的坚实保障。胡小石的书法显然得力于他对碑学书法方笔用笔的深刻体悟和系统深入的认识。

  胡小石非常注重方笔转折笔法的运用,点画撇捺往往给人以遒劲高古、雄浑峻拔之感。这一用笔特色的出现,与胡小石长期致力于碑学书体的临习和研究有关,他在临习、研究中不断对各种方笔笔法加以综合、梳理,从而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书法用笔方式。胡小石在用笔上不断融汇各种笔法进行创作,《郑文公碑》《张黑女墓志》空灵神逸、端凝浑朴的方笔转折顿挫用笔法度,龙门造像题记峻争峭劲、端凝雄强的楷书方笔转折特质以及涩笔顿挫的用笔方法,汉晋人墨迹以及西陲《流沙坠简》朴茂劲挺的用笔法度,钟繇、贝义渊高华古朴的真书笔法,隋朝《董美人墓志》《常丑奴墓志》纵横、开阔的方笔转折法度等等,他都一一加以消化、吸收,并运用到自己的书法创作中。在融汇诸家转折笔法的基础上,胡小石确立了疾涩劲整、方硬雄秀的方笔转折笔法。胡小石确立的这一具有综合诸家之法为我所用的用笔取法渠道,确实卓有成效,为他的书法创作提供了非常丰富的空间分割、用笔架构方式。胡小石对于书法运笔的转折变化有着非常精妙细微的体验和感悟,他认为这是书法审美意象生成、书法格调、精神气质确立的关键。胡小石大力继承碑学书法的方笔转折笔法来进行各体书法、尤其是楷书笔法的处理,以坚实雄硬的笔力推动点画的运行,以折为转进行运笔,起笔、收笔、侧锋、方切,呈现出极为雄强凝重的碑学书法的方笔用笔特点,点画线条质量如裹铁缠筋、枯藤劲戈,在其书法作品中呈现出雄深挺拔的精神气势和审美气象。

  胡小石的书法用笔在整体上体现了碑学书法所具有的阳刚壮美特色,有着迟涩、疾劲、严整、浑雄书法用笔特征,是属于实笔、硬笔的用笔范畴,其点画体势往往给人以雄畅劲美、豪放沉稳的审美视觉感受。胡小石的书法用笔着重强调点画的弹性节奏,因而具有刚硬挺劲的笔墨特质。同时由于他喜欢用硬毫作书,更进一步增强了实笔这一刚硬挺劲的用笔特征。胡小石依循雄强的实笔运笔方式进行线条点画的安排,在运笔中非常注重笔画线条曲直的变化,于迟速、疾缓、行驻、敛放之间呈现出雄强的笔力与节奏。胡小石的碑学书法用笔是在继承何绍基、李瑞清运用涩笔笔法而能顿挫的基础上而确立的用笔方法,他不断地以涩笔之法临写金文、魏碑,创造性地发展了何绍基、李瑞清的涩笔运笔方法,高质量展现了碑学书法疾涩秀整、雄畅劲达的用笔特色。在充分发挥碑学书法实笔用笔的基础上,胡小石深受何绍基碑学书法用笔的影响,尤其化实为虚,形成内在深层次笔力的变化,呈现出“何以百炼钢,化为绕指柔”的书法审美意象。综合以上分析,胡小石的用笔,其碑学书法用笔主要呈现出实、硬、劲、涩、整、凝、劲、迟、畅的特点,这也是胡小石长期致力于金石学、碑学书法体悟出来的书法用笔,在用笔上极为完美地演绎出碑学书法阳刚壮美的用笔特质。


 ä¸´æ¥šå‡ºé’Ÿ

 

  积极吸收帖学书法的用笔经验,为碑学书法增加了新的书写元素,在其碑学书法中呈现出帖学书法特有的文雅气息、书卷气息

  胡小石的碑学书法尤其楷书书法具有高秀儒雅的精神气息,这显然得力于他在帖学书法上的领悟,从另一个角度和层面拓展了深具价值的碑学书法的用笔取法通道。胡小石在坚持碑学书法传统的基础上,在书法用笔上积极利用其深厚的学识和在帖学书法上的积淀,将帖学书法尤其是楷书书法的用笔经验引入到他的碑学书法中来,不断加以消化吸收,进一步确立了独具特色的书法用笔方法与技巧。在碑学书法用笔的基础上,胡小石又寻求到一条卓有成效的碑帖互融之路。

  在长期的书法研究、创作实践过程中,胡小石始终没有间断对于帖学书法用笔的取法,他对于钟繇、王献之为代表的帖学书法有着很深的感情,尤其对于王献之为代表的潇洒自然的南派书法一直情有独钟。他选择南京附近的《萧憺碑》作为自己楷书的归依,明确认为这块碑最能够体现出王羲之的书脉遗存,“当于此求山阴风度也”,即是这种文化价值观和自我精神情感、审美意识的真实流露。胡小石的楷书书法以及行草书均体现出相当明确的二王书风的运笔特性,为碑学书法带来了用笔上的新变化,体现了20世纪碑帖融汇后中国碑学书法的新发展。

  胡小石不仅在传统帖学书法的范畴内积极取法,同时不断通过考古发现的新材料、新文献,从汉代简牍、魏晋残纸中寻求帖学书法的笔法,从出土的墨迹本中寻求帖学用笔的真相,领悟、印证帖学书法,理解帖学书法的用笔特点,梳理其来源及其变迁的历史轨迹,进一步感悟出钟、王书法尤其楷书的用笔规律。胡小石通过帖学书法笔法的不断上溯,将六朝潇洒灵秀的用笔风神与北方雄畅豪放的用笔特点结合起来,积极吸收帖学书法用笔的特质来矫正碑学书法过于雄强而带来的用笔不足。他的这一引帖学书法入碑学书法,确实提升了碑学书法的审美档次,灵秀高华,呈现出新的审美意象和风格特色。胡小石这一积极转向拓展,为融汇碑学与帖学书法寻求了新的创作道路,为新的书法审美意象和风格特色形成提供了新的取法渠道。

临汉简 隶书

 

  积极强调书法抽象抒情的艺术功能,书法用笔呈现出强烈的抒情达意的主观性表现色彩

  胡小石认为用笔在书法创作中具有其他书法要素所不可替代的意义,要引起高度的重视。对于书法用笔的不同认识,往往会为书法作品带来不同的笔墨风格特征和审美意象。而书法作为一种艺术形式,最重要的一种功能就是主观抒情、表情达意,将书法家丰富深邃的内心世界通过用笔技法表现出来。以抽象的线条(点画)表达内心情感是书法艺术最主要的功能,书法用笔具有强烈的抒情达意的主观性表现色彩。

  胡小石认识到书法艺术是一种表达主观情义、精神情感、思想观念的抽象的艺术形式,与音乐艺术有较为相似的地方,不过一个表现为空间抽象的形式,一个表现为时间的形式,在书法创作中一定要积极强调书法抽象抒情的艺术功能。书法艺术是表现为空间形式的艺术,有自己的语言和节奏特点,这一切都要通过线条(点画)形式表现出来。线条的质量、内蕴如何呈现,则在于用笔,不同的用笔方式,表达出不同的情感内容、精神内容、审美内容。书法是有血肉、有感情的线条(点画)在时间上的展现,具有丰富的表情达意的功能,用笔的最高要求必须能“破空杀纸”,要具有十分强烈的艺术表现力才能符合书法艺术的最高要求。他认为书法家书写的过程也就是情感倾泻、爆发的过程,必须为线条注入十分强烈的情感力量、灵魂和生命。也只有如此充满情感和生命的弹性线条的出现,才能充分表现出用笔的精湛和高超。不同的书法用笔表现的是不同的情感内容和精神内容、美感体验,因而一定要高度重视书法用笔强烈的主观性表现色彩,才是书法用笔的最高要求。

  胡小石的书法用笔由于受金石的影响,主要取法于碑学书法,因而他的用笔多呈现出遒劲雄畅、豪放疾涩的用笔特征,表达出其豪迈雄伟的精神气质和激越苍茫的审美意象。胡小石碑学书法实笔的运用,一系列高质量的线条(点画)出现,为他倾向于展现豪迈激越的精神情怀提供了先决条件。而胡小石潇洒灵秀的书法审美特质的出现,显然也有着帖学书法用笔的继承。胡小石通过对于不同用笔的掌握和驾驭,淋漓尽致地挥写出他特有的内心情感,表达出非常丰富的情感内容和美感体验。胡小石高度重视书法用笔表情达意的特性,在其书法中淋漓尽致地展现出他的精神世界、文化感悟和价值理想。

胡光炜绝句诗轴 行书


  结论

  如上所述,胡小石的碑学书法用笔尤其楷书书法用笔是在李瑞清用笔基础上不断拓展而获得的新进展,格调高古雄畅,具有很深的笔墨内蕴。胡小石从丰富的甲骨文、商周及秦汉金文、汉碑、汉简、章草、今草、汉魏两晋简牍文书残纸、钟繇、王羲之、王献之,以及唐、宋、明、清诸大家的书法遗存中广为取法,而以南北朝碑版金石书法为枢纽进行碑学书法尤其楷书笔法的综合、融汇和定式,确立了自己特有的书法用笔特征。胡小石的碑学书法用笔是在对汉魏以来碑体书法用笔、简牍书法用笔、钟王帖学(真书)系统书法用笔进行系统融合、不断进行碑学书法实践和继续楷化隶书(八分书)的基础上而确立的一种碑学书法的用笔方法。他的碑学书法用笔积极融合南北不同区域的用笔特点,将碑、帖、墨迹兼容并重,从而完成了自我用笔方法的完善、积累和飞跃,创建了“刚健含婀娜、端庄杂流丽”“插花美女与雄枪大戟并峙,春花秋菊与枯藤危石同处”的书法审美意象,将雄秀高华、疾涩劲健与潇洒灵秀、飘逸秀美两种不同范畴的书法审美格调融汇为一体,这一切审美意象的出现显然都得力于胡小石独特的融汇碑帖笔法的运用,从而创造出一般书家所不具有的笔墨审美境界,制造出诸多如梦如幻的书法审美新意象,构建出特有的书法审美新范畴。胡小石的碑学书法用笔创造性地取法文化传统、知识传统,并与新金石学体系联系起来,其所取法路线及其确立的用笔方法和观念,是清代碑学书法持续发展而形成的必然结果,有着胡小石本人个人才学、灵性的创造性发挥和拓展。

临魏晋残纸

标签:书法;碑学;碑学书法
责编:滕方
XML 地图